新任上海副市长许昆林何许人?曾先罚三星再罚高通

2017-3-31 16:47| 发布者: shuashua| 查看: 244| 评论: 0

摘要: 新任上海副市长何许人?这三件大事都和他有关新任上海市副市长,曾干了这三件大事。官方刚刚发布消息显示,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调任上海市副市长。从重罚三星、高通等企业,掀起反垄断风暴;到临危受命接管价格 ...

新任上海副市长何许人?这三件大事都和他有关

新任上海市副市长,曾干了这三件大事。

官方刚刚发布消息显示,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调任上海市副市长。

从重罚三星、高通等企业,掀起反垄断风暴;到临危受命接管价格司,推动输配电价改革分走电网的“奶酪”;再到履新投资司稳住投资压舱石,并升任发改委副秘书长,这位福建籍官员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3月31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6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事任免事项,决定任命许昆林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3月31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6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事任免事项,决定任命许昆林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掀起反垄断风暴:先罚三星 再罚高通

在中国2008年颁布《反垄断法》时,许多人都认为这可能是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

一方面,据欧美经验来看,从反垄断立法到第一个反垄断案件的间隔时间都在十余年左右;另一方面,虽然有商务部反垄断局和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但中国的反垄断执法案例并不多。

2011年7月,经中央编办批准,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更名为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编制增长超过一倍,设三个专门从事反价格垄断的处室。许昆林任反垄断局首任局长。这时距离他到任价格监督检查司不到两年。

2011年11月9日,这个反垄断领域的新机构披露了一个其正在调查的反垄断案件,令市场大为震惊。

震惊的第一个理由是此时距离《反垄断法》颁布还不到五年,远低于欧美“十年真空”的平均标准,第二个理由则是调查对象是两家电信巨头:中国电信中国联通

调查的内容是中国电信以过高价格变相拒绝与中国铁通交易;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对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实行价格歧视的问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电信和联通对于这一调查感到惊讶并也有反弹,但最终两家公司分别向国家发展改革委作出承诺,表示将进行整改,消除涉嫌垄断行为的后果。

对于消费者而言,该调查的直接结果就是两家公司提高上网速率,降低单位带宽价格。此外,两家公司间互联互通质量有较大幅度提高。让外界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中国反垄断风暴的前奏。

2013年1月,国家发改委又对境外企业价格垄断开出首张罚单——韩国三星、LG,中国台湾地区奇美、友达等六家国际大型面板生产商,因垄断液晶面板价格,遭到国家发改委经济制裁3.53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反垄断案件的调查执法包括:发现线索、调查取证、研究处理、作出处罚等多个阶段,其中调查取证是最关键的,因为有些证据隐藏得比较深,而且涉案企业也会抵制检查,所以怎么能够顺利取到关键证据,这是很关键的一个环节。

在上述案件中,国家发改委展现出了令人称道的战术——通过重压下的持续调查,让其中一家企业率先松动,主动到国家发改委担任“污点证人”。在该企业报告了其2001年到2006年间和其他5家液晶面板企业一起参与价格垄断的行为后,案件取得重大突破。

随后从茅台五粮液等国内高端白酒企业到雅培美赞臣等“洋奶粉”;从奔驰奥迪等豪车到12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商,伴随着发改委反垄断执法的频频出击,反垄断在中国逐渐从“惊鸿一瞥”演变为执法常态。

作为执法部门的负责人,许昆林和涉案企业的博弈在高通一案中更是显露无遗。

2015年初,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开出的罚单,这是高通在全球范围内首度遭到真正意义的处罚。而在此之前的十四个月间,许昆林和高通总裁Derek Aberle所分别领衔的团队共进行了九轮“正面交锋”。

在案件执法过程中,一些西方媒体更是以反垄断调查为由唱衰中国投资环境。中国欧盟商会也公开发布声明对中国反垄断部门调查执法程序与公正性提出质疑。

不过这一招似乎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面对外界压力,中国高层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中国反垄断调查依法进行,不针对任何企业。国家发改委也通过增加案件的透明度,获取各方理解。

2014年12月,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一行到访国家发改委。该机构在事后发布声明称,“对国家发展改革委进一步加强信息公开工作表示赞赏”,“期待相互理解,共同维护公平竞争秩序”。高通最终也表示将向中国官方支付60.88亿元人民币(约合9.75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拿出系列整改措施,并表示“不会挑战发改委的决定”。

中国反垄断的局面引起外媒关注,路透社曾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是个足智多谋、机智精明的人。

新任上海副市长许昆林何许人?曾先罚三星再罚高通

资料图。时任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在北京表示,中国反垄断执法不是保护民族企业的工具,外界对中国反垄断“选择性执法”的质疑没有依据。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临危受命接掌价格司:推价格改革 动了动电网的奶酪

2014年,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的腐败案件引发各方关注。在国务院部署提速价格改革而价格司多人被带走调查的情况下,许昆林在2014年底成为价格司新掌门人。

在上任伊始,许昆林就承诺,将加快推进价格改革,最大限度地缩小政府定价范围,最大力度地改革和完善定价机制规则,减少政府直接制定价格水平,最大程度地实现公开透明,使价格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他表示,对确需政府定价管理的极少数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价格,价格司也将健全政府定价行为规则,强化成本监审,约束经营者成本不合理上升。

2015年4月,在经过多地试点后,国家发改委决定推广输配电价改革,改革锋芒直指长期处于垄断地位的电网。

一直以来,内地电网的收入都源于购电和售电的价格差。由于占据“发”、“输”、“配”、“售”这四个环节的咽喉位置,电网凭借着其垄断地位,对电力的价格施加影响。

许昆林强调,电网是网络型自然垄断企业,这个从跨区输电就可以看出来,“它会有压低上网电价的倾向,来扩大购销的差价”。与此同时,在购售电两头的价格均由官方确定的情况下,虽然电网的收入是确定的,但由于其本身存在着投资、运营维护等成本,因此电网的利润到底有多少并不明晰。一些企业也曾通过夸大成本的方式,来掩盖利润。

而此次改革后,电网的收入将由官方以“成本加合理利润”的方式确定下来,这意味着未来电力的“过路费”将被从黑箱中拉出,直接写上纸面。

伴随着官方直接监管电网企业的成本,一些不必要的投资被核减,一些成本费用也被要求降低,其效果就是改革后输配电价出现下降,用电成本也随之下调。

国家发改委此前曾披露,通过降低电价的努力,全国工商企业电费支出负担将降低470亿元左右。输配电价的改革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罕见兼任两司长:力推PPP项目 推出专项建设基金

2015年年初,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显现。作为经济增长的压舱石,固定资产投资前四个月的增速仅为12%,与过去几年动辄20%到30%相比缩水明显。

业内专家表示,房地产市场低迷导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缩水,再加之官方对地方债务的清理和融资平台的管控,导致地方政府目前缺乏推动项目的资金来源。

在这种情况下,许昆林再度走到风口浪尖,成为发改委投资司的新掌门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履新后一段时间,许昆林仍身兼价格司司长一职。

一人兼任两个重要司局负责人的情况在发改委的历史乃至中国各个部委中都并不多见。但许昆林在国家发改委工作期间,却曾三度肩挑两职。

先是兼任反垄断局局长和价格司司长近半年时间,随后他又兼任价格司司长和投资司长二职近十个月时间。在从投资司司长升任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的同时,许昆林仍然继续担任投资司司长近一年时间,直到出任上海市副市长。

在投资司,许昆林很快进入角色,开始在项目与资金之间扮演起红娘的角色。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任伊始,许昆林就动员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官员全体出门“找钱”,他和其他五位官员分别登门拜访了银行、社保基金、保险、信托领域的14家金融机构,就项目资金保障展开沟通。

对于投资,许昆林的态度是理直气壮。他表示,中国还是个发展中的大国,有很多民生短板,补短板工作量非常大。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侧两端发力的话,投资是一个最佳的结合点。通过支持转型升级、技术改造,可以提高产品质量,更好地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同时,投资也可以带动就业。“所以大家还是要理直气壮抓投资。”

对于投资,许昆林的思路是分类对待。他表示,对纯公益性的投资领域,国家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来完成,收益比较高的主要由社会、市场、民间资本来投入。介于两者之间的“夹心层”,即准公益性和基础性领域,有一定回报但不高,并且需要的资金量很大、周期较长,社会资本一般不太愿意进入,但又是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所急需的,是投资领域的一个短板。

为了补足这一短板,国家发改委推出了专项建设基金这一创新举措。具体来说,就是以资本金的形式投入到具体项目。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资本金注入。资本金解决后,商业银行就可以跟贷,有效地促进金融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2015年8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方面推出了专项建设基金。通过国开行和农发行发行金融债,筹集资金设立专项建设基金。专项建设基金的投向,包括棚户区改造等民生改善工程、重大水利工程等三农建设、轨道交通等城市基础设施和交通能源等重大基础设施,以及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转型升级等几大领域。专项建设基金对于稳住投资起到了关键作用。

不过要托住投资增速,只靠政府投入显然是不够的。为了拉动民间投资,国家发改委做了两件事。

一件是力推PPP。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在其官网上开辟项目库,向社会资本“兜售”1.97万亿元投资项目。后来又推出了第二批1488个项目,总投资2.26万亿元。

其间,江苏、安徽、福建、湖北等七省份发改委的官员曾齐赴全国工商联,向现场以及通过电视收看会议的800多家民营企业推销287个PPP项目。国家发改委也和清华大学等一系列机构围绕着PPP展开合作。在多方面努力下,首批项目的签约率明显超过预期。

第二件事就是为民间投资松绑。在投资司任职9个月后,2016年2月,许昆林升任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同时仍然兼任投资司司长。获得新的任命后,和他相关的第一条新闻就是: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大力推动解决民营企业在市场准入方面遭遇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问题。

履新上海副市长 未来工作受期待

在发改委官方网站许昆林的专题页面上,最新的一条活动信息是发改委举行首次宪法宣誓仪式。

该文介绍说,“何立峰同志宣布宪法宣誓仪式开始。全体起立,面向国旗国徽,同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宣誓由委副秘书长许昆林同志领誓”。

而今天上午,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36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事任免事项,决定任命许昆林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知情人士表示,从发改委副秘书长升任上海市副市长,意味着许昆林在发改委的工作得到充分肯定。

在上海市人民政府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关于上海市2017年八项工作任务中,排名第一的工作就是更好地发挥自贸试验区的示范引领作用。按照继续解放思想、勇于突破、当好标杆的要求,着力加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各项措施的系统集成,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

一位和许昆林在工作上有着多年交集的人士对国是直通车记者表示,一个有着改革冲劲和改革能力的官员调任最需要为全国提供改革范本的城市,希望这是一个双赢的安排。也期待许在新的岗位上继续展现自己的能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耍耍网|重庆桑拿网|重庆夜网|重庆按摩|重庆夜生活  

GMT+8, 2017-8-24 01:36 , Processed in 0.0568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cqshuashua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